<<返回上一页

英媒:薄熙来谷开来案 影响到100个左右高官家庭

发布时间:2017-06-05 07:28:20来源:未知点击:

据《金融时报》7月10日(周二)报道,毛新宇身着不合身的军装,能看出来这让他不舒服,他讲话很慢,用着几乎孩子似的语句描述他作为毛泽东嫡孙的艰难 他说:“因为普通中国人把他们对毛主席的热爱加到了我身上,我在生活中有很大压力他们真的不想我丢爷爷的脸” 毛新宇是统治了占全世界人口1/5的国家将近30年的独裁者的唯一一个幸存的孙子,42岁的他是中国军队历史上最年轻的少将 据了解他的人说,尽管他有学习障碍,但他拥有中国顶尖军事和民用机构的高等学历,也是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的副主任,一个重要的闲职 据熟悉内情的人说,毛新宇曾公开承认,他的许多成就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的背景,但他没有巨大的个人财富,他也曾批评其他强大的共产党家庭的后代猖獗的腐败现象他在3月与国家媒体的采访中表示:“看看我们家 - 所有主席的后代,你能找到当官的或做生意的人吗你连一个也找不到” 毛将军对其他太子党含蓄的批评凸显了,党内人士所称的在过去十年变得糟糕得多的现象,今年薄熙来的倒台迫使它成为了瞩目的焦点在一个仍称之为共产主义,但靠着资本主义得以兴旺的制度下,一群有权势的政治家庭和他们的食客已经非常富有,完全不遵守他们为普通老百姓制定的法规和法律 周一,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用几乎不加掩饰的批评口吻,表达了这些忧虑,在谈话中她批评了那些致力于“剥夺公民选择领导人的权利,执政没有问责制,破坏国家经济进步,把财富聚敛到自己那里”的政府 自从苏联解体,党的理论家们指出了,腐败寡头和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是快速的政治自由化的危险性之一但是,随着中国收入不平等几乎比任何经济大国都糟糕,国家财富的大部分都集中在少数几个家庭的手中,现在很多人质疑中国的情况是否真的那么不同 杨吉生(Yang Jisheng音译)是一名老党员,官媒记者和作家,他指出:“中国的腐败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严重,我们现在是权力统治的市场经济--每一个商业活动都需要有权势的人帮忙或批准例如,你爸爸是省长,你的一句话可能意味着政府批准我数亿元(人民币)的房地产交易,那么我给你1亿人民币有什么大不了的” 根据公共记录,薄熙来旁系亲属控制了中国上市公司价值远远超过1亿美元的股权,与薄家关系密切的人说他们实际的财富要大得多 同时,薄熙来24岁的儿子薄瓜瓜,在包括哈罗公学、牛津和哈佛在内的西方顶尖学府学习,开着昂贵的跑车,据他的朋友们讲,据信他在家庭财产的帮助下仍在美国生活 对薄熙来及家人目前没有任何腐败指控,领导人的高级顾问们表示他们相信对薄熙来及其妻子的案件不会纠缠在他们如何聚敛财富上这主要因为党担心把目光吸引到其他领导人家里积累的财富上,这涉及到大约100个军队和文职高官家庭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表示:“强大的政治家庭已经控制了中国经济的大部分,因为没有权力制衡,没有独立的司法和媒体,政府控制着一切法律是共产党控制的,谁控制了党就可以利用法律为所欲为,这些人远远凌驾于法律之上” 合法性危机 高官和其亲属的私人生活、商业交易和财产都被视为是国家机密互联网和媒体审查制度一直开足马力封锁所有相关信息 眼看着公众对党内权贵的关注日益增加,党从2006年到2010年每年都召开新闻发布会,重申要求高官透露他们和亲属的财产但每次会议都是以党坚持“时机还未成熟”,全面引入此项措施前“必须进行进一步的研究”而结束 即使官员不公布财产,薄熙来的倒台也让中国人得以窥见他们的统治者如何自己发了财,大家更清楚地意识到了权贵阶层是如何享有特权 对其他政治家庭的活动调查结果显示了与薄熙来家类似的庞大而纠结的交易网络几乎党的9大政治局常委都有亲属从事商业活动,这些商业活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国家的批准和支持 和党的领导关系密切的一个著名的中国金融家表示:“在1990年代,大多数最高级领导人,至少还要约束他们的太子党不要太过分,但是现在几乎没有克制,已经失控了这是对党的合法性最大的考验” 黄金关系 很多太子党受雇于西方银行或其他跨国公司,这些公司认识到了通过亲属与高官建立密切关系所带来的好处 一位专门从事中国精英政治的资深外交官表示:“你在中国呆的越久,你越意识到,一切都是由几百个有权势的家庭控制着你还意识到,最大的外国公司都在试图雇佣中国官员的子女,以便拉上关系做生意” 然而,在中国有数十年经营经验的三家跨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告诉“金融时报”,聘请高官亲属担任顾问或作为合资伙伴,是标准的做法,事实上,在很多行业中,是至关重要的他们说这些太子党通常首选通过香港或加勒比海地区上市的合资企业的股份,因为中国的反腐败调查人员无法发现(这些资产) 这些人说,咨询费往往在迪拜或香港这样的地方支付,协议通常印在红色纸上,因为复印或扫描(红色纸)会显示出黑色,不易流传有时候,这些亲属作为高薪顾问,在谈判进入尾声时被介绍进来,他们的突然出现通常是交易会达成的标志 有些人,包括很多太子党他们自己,为官员和其亲属的行为辩护,把猖獗的腐败,裙带关系归于制度,而不是个人象毛新宇一样,他们认为,他们积累的很多特权和财富是他人强加在他们身上的,希望利用他们的血统优势 杨吉生表示:“无论官员的子女是否行为良好,即使是他们坐在家里,人们会来敲你的门,给你钱,公司会给你闲职你的名字就是获得银行贷款、土地和其他资源的捷径这是坏的制度造成的,不见得是太子党本身造成的” (译文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