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三个外国司机眼中的中国游客 听完那一刻我无语了 组图

发布时间:2017-12-02 09:19:15来源:未知点击:

作为一名导游,不可避免地,要和当地的老外司机合作,那么,在这些老外司机的眼中,到新西兰旅游的中国游客是啥样呢? 第一位司机:芭芭拉芭芭拉是一位50岁左右的新西兰中年女士她的本职工作是一位“校车大巴司机”,不过,在周末或者学校假期时间段,芭芭拉有时会受聘于当地的旅游公司,兼职赚点“外快”.于是,就这样,在某个周末,我和芭芭拉不期而遇了 那个周末,我和司机芭芭拉协同工作接待了一行国内来的旅游团按照那个旅游团队的预定行程安排,他们将在惠灵顿游览两天的时间(周六和周日)在整个的工作时间段里,我和芭芭拉合作的非常愉快但是,在即将结束的那一刻,“意外”发生了话说,按照旅游团的预定时间表安排,那个周日的晚上,旅游团的所有游览活动必须在晚上7点以前结束但是,那天晚上,在下午五点左右,当我和芭芭拉把那行游客送入就餐的酒店后,然后,我和芭芭拉等呀等呀,眼看着时间即将步入晚上九点时,还未见那行游客们的身影然后,一直很有耐心的芭芭拉“坐不妆了,她焦虑地向我解释道:“EE,明天是周一,晨7点我必须准时开校车接孩子们上学,按照新西兰的法律规定,我必须在今晚的工作结束后,留足10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然后,才可以继续明天的工作(注:按照新西兰的“交法”规定:为了保障安全,所有的载客司机,诸如大巴司机,出租车司机等,必须在两个工作之间的间隔时间休息足10个小时也就是说,芭芭拉必须在今晚9点结束工作,然后,她在休息足10个小时后,方能在第二天晨7点开着校车接送孩子们上学放学)” 最后,芭芭拉向我道:今晚,她必须在九点结束驾驶工作 听罢芭芭拉的解释,我即刻和芭芭拉来到那行游客们就餐的酒店,希望能够向游客们当面解释清楚芭芭的境况,谁知,还未听完我的解释,游客中的某些人便向我和芭芭拉嚷嚷道:“你们不就是想多要点钱吗?说,要多少,我们给!” 看着这些酒兴正酣的游客们,当然也是我的中国同胞们,那一刻,我,无语了但是,我把游客们的话翻译给了芭芭拉,芭芭拉听罢,即刻激动的表示道:“这和钱无关,我必须遵守法律的规定试想一下,万一我休息的时间不充分,那么,明天一早,我怎么可能保障20几个孩子的生命安全呢? 最后,芭芭拉神态严肃地对那行中国游客道:“今晚,我必须在九点结束工作!” 那晚,芭芭拉在晚上九点结束了她的工作,临行前,她依然气愤地对我道:“这是法律的规定,这和钱无关!” 至此,我再也未见过芭芭拉,即,她再也为中国旅游团做过大巴司机 第二位司机:汤姆汤姆是位刚退休不久的警察退休后的汤姆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不过,汤姆时常会兼职一下大巴司机的工作,用他的话说:主要是为了 fun(为了乐趣)和汤姆有过几次合作后,渐渐地,我和他熟络了起来,所以,有时在工作的间隙,我和他之间会“探讨”一些工作外的事情 某天,在等待旅游团就餐的过程中,汤姆问我:“EE,我可以和你探讨一下有关你们中国游客的事情吗? 我点点头道:“当然可以.” 只见他迟疑了一下,问我道:“在你们中国,司机这份工作是否被看得很卑贱呢?” 我一时非常疑惑:他为何问这样的一个问题呢? 汤姆接着向我解释道:“每次,当中国游客上车时,我总是把我的“小板凳”放在车门前(下图所示),以方便他们上车之用并且,当游客们上车时,我总是会站在一侧,微笑着悄声提醒游客们:请小心上车可是,我却发现:当我这么做时,大部分中国游客都是低着眼睛走过我身边,而且他们上车时,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好像我这个人根本不存在?当然也没有人对我说声:谢谢但是,在我做同样的工作给予其他国家的游客时,例如欧洲来的游客们时,他们都会对我说声谢谢,并且也会给我一个友好的微笑 (注:下图展示的是:正在工作的汤姆话说,当我拍摄汤姆工作时的图片时,他表现得非常不乐意,呵呵) 最后,汤姆对我说:中国游客的这种不尊重他的态度,令他感觉很upset(难过,伤心) 第三位司机:加思加思是位50几岁的中年白人男士,他的本职工作是一位shuttle司机由于加思略微懂点中文,所以,他为中国旅游团做司机的几率自然大于其他的老外司机话说,和加思初次相见时,我的第六感觉告诉我:加思不同于其他的新西兰人,因为,他的眼中透着一股“精明”果不其然,几次合作下来之后,我发现:每次,一旦旅游团坐在加思的车上,加思首先做的,不是发动车子带着大家开始旅程,而是:分发他的名片至每位中国游客的手中 注:shuttle类似与小型巴士,不同的是:在shuttle的后面多出一个小型货箱,专门用来装载乘客的行李等在惠灵顿,shuttle非常的流行 加思的“名片”分为正反两面,正面是英文(下图):上面印着他就职的公司,联络地址,等话说,加思名片的英文部分:简单,明了,并且非常符合当地老外的习俗 加思名片的反面是中文(下图),但是,名片的中文部分却不是“名片英文”的翻译,而是罗列了各种各样的中文“头衔”,诸如:“中国某某国际委员会委员”,“新西兰中国某某贸易促进委员会”,“某某研究院基金托管会发起人和受委托管理人”和“中国某某省政府友好城市工作代表”,等等也就是说:加思名片上的“英文部分”和“中文部分”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 就加思的“中英文名片”所展示的不同内容,我曾经试图咨询他:为何如此的大相径庭?结果,他如下回复我道:“你们中国不是很流行这种方式吗?” 巧合的是,另一位华人导游也经常和加思合作,于是,就加思的“名片”,我们之间有了如下的对话 我:“加思的那些中文头衔是真?还是假?” 华人导游:“谁知道呢?再说,真假有啥区别吗?” 接着,那位华人导游对我道:“不过,加思凭着他名片上的那一摞头衔还真的“忽悠”了不少中国游客呢,去年,有位中国游客还免费邀请他去中国旅游了一遭,结果,从中国回来后,加思迫不及待的地向我们炫耀道:他去中国时,中国的最高领导人,XXX的秘书亲自宴请了他” 我叹气道:“OH MY GOD!看来,名片(明骗)这招鲜,已经传到了世界上的最后一片净土,